野狐禅(野狐禅胡阿紫兰泽by魔女恰恰饭)全文免费阅读_魔女恰恰饭/

时间:2021-10-10 18:20:38作者:魔女恰恰饭/来源:知乎

小说简介:高评分野狐禅胡阿紫兰泽by魔女恰恰饭小说推荐阅读,《野狐禅》是魔女恰恰饭/写的一本古代文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野狐禅胡阿紫兰泽by魔女恰恰饭,文笔极佳,品读:《野狐禅》作者是魔女恰恰饭,这里为您提供野狐禅胡阿紫兰泽小...

野狐禅(野狐禅胡阿紫兰泽by魔女恰恰饭)全文免费阅读_魔女恰恰饭/

传闻仙人有所念即所见,哎,我也真是糊涂,如今已经得道成仙了,回到生活过的地方,怎么还想着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?

我正要转身离开,身后却传来兰泽声音:「阿紫,你还愣着做什么,粥好了,快来吃饭。」

「吃吃吃,吃你大爷,老子现在是神仙了,还要受你个小混蛋的骗,滚犊子吧你。」我回头冲着那个灰头土脸的兰泽骂了一句,活着的时候,他不喜欢我说粗话,嫌我言语粗鄙,现在死了,自然是想怎么骂就怎么骂。

「你说什么呢,你还活着。」兰泽走过来,狠狠的掐了我手臂上的软肉,我痛得龇牙咧嘴,死去的人是不会痛的,嗯,我还活着。

「可如果我还活着,我为什么会浑身轻飘飘,仿佛要羽化登仙而去?」我疑惑的开口,从走出房门的那一刻,我就觉得自己轻如鸿毛,步如凌云。

「你这都是饿的,任何一个人昏迷了两天两夜,水米不进,都是这感觉。」兰泽扶我饭桌边坐下,为我端来一碗熬得乳白的小米粥,还仿佛不要钱一般的加了好几勺蔗糖。

随后,才缓缓说起事情的原委来。

11、

原来,云中子给我喝的那酒,早就被施了术法,可以保证我水火不侵,而我在祭坛上,仅仅只是被烟雾熏晕了过去,大祭的当天,还发生了兵乱,皇帝和所有文武百官,世家大臣都已经死了,事情了结的差不多,兰泽就带我重新回到了维泽山。

我听的云里雾里,老皇帝死了,兰泽这个唯一的子嗣,不是应该登基上位吗?还有叛乱,怎么会当天就平息了?之前从维泽山到帝京,快马加鞭都走了快一个月,怎么我们现在两天就回来了?还有云中子他为什么要帮我……

兰泽给我讲起一段瞒天过海的故事。

从来就没有什么流落民间的三皇子,也没有什么老奸巨猾的国师,有的只是一个义薄云天的牛鼻子老道和一个为虎作伥的秃头书生。皇帝沉迷于炼丹,朝堂百官昏庸,世家当道,民间灾祸四起,民不聊生,一直闲云野鹤,慈悲为怀的云中子见不得众生疾苦,于是决定替天行道。

他借着一手祖传的炼丹技术混到老皇帝的身边,成为了位高权重的国师,又编造了皇子流落民间的谎言,反正老皇帝年轻时逛青楼上妓院是常事,他自己也不确定有没有搞出过人命来,于是在云中子的安排下,和老皇帝一样拥有祖传性脱发的书生兰泽顺利成为了三皇子。

接着他们又借着瑞兽的由头开始搞事情,按照兰泽的说法,他们也没想过要找什么妖精,就想着往深山老林随便找个得白化病的梅花鹿啊,老虎啊,糊弄过去了,没想到竟碰到了我这么一只狐狸精,于是事情就越搞越像真的了,然后他们借着瑞兽祭天的由头,将所有文武百官,世家大族都聚集到了一起,发动政变,将所有人一网打尽。

如今事情了结,兰泽这个工具人顺势退场,于是云中子一个乘风诀,就将他和我一起送回了维泽山。

「所以我真的只是一只普通的狐狸精?并没有什么当康的血脉?」我看向兰泽。

「不然呢,你以为你真来历非凡吗,别做梦了,这就是一场戏,我就是个秃头的穷书生,你就是个插秧的野狐狸,如今大戏落幕,也该醒醒了,明天还要去耕田呢。」兰泽瞥了我一眼,一如既往的嘴欠。

「既如此,我被囚禁的那段时间,你为什么不来看我?」

「我也想去见你来着,但是云中子跟我说,既然要做戏,就要做的逼真,让我先忍忍来着,而且他还说,你一路吃好喝好,过得很开心,让我不用担心你。」兰泽一脸天真无邪,见我正要发怒,又立刻舔着脸邀功请赏:「当初运送你回京的路上,是我不小心被云中子打晕了,一直到回京了才醒归来,没关注到你的状况,后来知道他那样对你,我直接把他好一顿胖揍,打的连老皇帝都不认识。」

我想到了在宗庙时云中子鼻青脸肿来见我的模样,原来竟是被兰泽打的吗?不过如今云中子哪去了呢,还有那个和兰泽议亲,看向她时满脸羞涩的小娘子呢?

「云中子啊,他现在是皇帝了,至于你说的哪个小娘子,人家如今可是正儿八经的公主,那是我一个书生能高攀得起了,别问我云中子为什么会有女儿,人家是天师道来着,道士这职业就是祖传的。」兰泽吃完了半锅粥,又从灶膛里拔出几个烤熟的山芋,剥了皮抹锅底。

躺了两天两夜,饿的出现成仙幻觉的我,刚准备去盛下一碗饭,望着面前干净的仿佛饿猫舔过的锅底,心再次涌起了熟悉的,想掐死兰泽的冲动。

「你吃的这么慢,我还以为你吃饱了呢,要不你吃个山芋垫垫?」兰泽尴尬的笑了笑,恋恋不舍的将一个剥了皮的山芋递给我。

我吃着山芋,回想着兰泽说过的事情,脑海中却不由浮现出黄衣少女看向兰泽时那娇羞的目光,那眼中的爱意和情感是做不得假的,纵然他们是在云中子的安排下逢场作戏,可是少女应该是真的喜欢兰泽的吧。

「要不你还是回去吧,我看云中子女儿还是蛮喜欢你的。」我开口,看向兰泽。

「我哪也不去,就在维泽山陪你一辈子,」兰泽挠了挠光秃秃的脑袋,脸上用起些许潮红,耳垂也红的像被火烧过一样:「而且云中子哪老王八犊子根本看不上我,他怕我回去坏他的事情,已经给我下了咒,让我永永远远都不能离开维泽山半步,再不会有机会出现在他女儿的面前。」

「可你吃这么多,我好像真的养不起你。」

「没关系,我跟云中子求了恩典,要了维泽山做封地,以后这里都是我们的,你想种多少田,就种多少田,绝对能养得起我的。」兰泽一脸的得意的看着我,向我炫耀他的明智之举。

我拿起水桶边的葫芦瓢,直接砸了过去。

这荒山野岭的维泽山,这种鸟不拉屎地方,除了我这种没家世没背景的狐狸精,也没人来耕种啊,他为云中子鞍前马后忙活了这么久,立下了如此之大的功勋,不说让我锦衣玉食,就换了这么个地方做封地?还觉得自己的选择很明智?

相关文章
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