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惜铅华净(莫惜铅华净凌羽麓沈墨渊皓月)小说免费看by猗兰霓裳/

时间:2021-10-10 20:53:23作者:猗兰霓裳/来源:ysg

小说简介:《莫惜铅华净》中主要人物有莫惜铅华净凌羽麓沈墨渊皓月,是猗兰霓裳/打造的古代小说,莫惜铅华净凌羽麓沈墨渊皓月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。全文讲述了《莫惜铅华净》是已完结的热门小说,该书的主人公是凌羽麓沈墨渊皓月,莫惜...

莫惜铅华净(莫惜铅华净凌羽麓沈墨渊皓月)小说免费看by猗兰霓裳/

“公子放心,徐统领已经在前面守住了。而且我看那些小姐夫人们,也不会到这水边晒太阳的。”

“你倒明了?”声音中带了笑意,“有酒吗?”

“老奴为公子准备了五加皮。”

“五加皮……我记得,第一次喝这酒,是在她那里吧。”

“公子……老奴这就换酒去,还有杏花村……”

“无妨的。我也就是随口说说。看这景色,我又想起第一次见到她那天呢。”

“公子……您又……”另一个人的声音中透了深深的无奈。

“又如何?又想起她?哈哈,若是不想着她,还能有何乐趣呢?”

那边顿了顿,似自语道:“我这一路行来,见到百花,便想若是没有与她一起观赏,都辜负了这春光;看到蓝天,便想这天气该找些宫女放风筝,我们并肩观看不是最好?若是下雨了,便想应该两人并坐在窗下听雨打芭蕉,你记着,回去就让花房在西暖阁窗下植上芭蕉;看到百姓安居,便想她若是看到一定会开心;甚至看到女子穿了浅色的衣衫,或者如前面那些女人一样刻意去装扮,都会想着,她淡妆浓抹总是相宜,这些人如何能有她的风姿?”

有浅浅的笑飘进耳中,我却愣了愣。绷直的身子有一刻的松懈,眼窝酸胀起来,周身的力气几乎都要被抽掉了。可是,却还是挣扎着贴紧了假山,拢好裙摆,屏了呼吸。生怕一个不小心,被假山那一侧的人发现。

我万万没有想到,沈墨渊会到这里来。另一个人,就是张德海了。

“公子,夫人已经去了……”张德海轻声道。

“去了?你也这样认为?我才不信!”沈墨渊的声音微微拔高,带了些许的动气。

“公子息怒,公子息怒。”张德海停了停:“是啊,这样的日子,确实像公子第一次见夫人的感觉呢。”

我回忆着,我与沈墨渊第一次见面,不是在初秋之时么?虽说烟波亭旁是西子湖,可是却与眼前风景迥异。而他第一次见到我,不是大婚之夜,或者在曲径通幽那个夜晚么?他又如何说,想起第一次见到我?

“这酒是她酿的吧。”沈墨渊的声音再次传来:“这味道,我不会记错。”

“老奴想公子出来散心,必得带喜爱之物。饮食用具无一不是。这酒是养心殿小厨房一直珍藏的。老奴只记得公子曾经夸过这酒,却不知是不是夫人酿制。”

沈墨渊没有回答,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。张德海自然也不敢出声打搅,一时间,周围安静得似乎连风吹过水面,带起涟漪的声音都听得到。我捂住心口,生怕自己的心跳声传过去。

“公子,老奴一直有个疑问,不知当问不当问。”张德海踟蹰了许久道。

“你既开了口,还说那么多做什么呢?问吧。”沈墨渊的声音里有一种难得的慵懒。

“公子,如果……老奴是说如果,夫人其实并没有死,而是离开了,公子会如何?”张德海问得小心翼翼。

“谁说麓儿死了?”沈墨渊的声音中蕴含了怒气。

“公子恕罪!”“扑通”一声,想来是张德海跪下了。

“麓儿一定是被母后送出宫去了。”沈墨渊的声音里几乎是带了点点的咬牙切齿。

“公子,毕竟那是诛九族的罪……”张德海悄声道。

“所以我才认为,母后将麓儿送出宫了。”沈墨渊的声音里带了十足的肯定。

“公子,恕老奴多嘴,夫人小产之事已落实。老妇人是否会在宫外下手,这……”

“我也怕……但是却不能因此放弃希望。你知道,麓儿毕竟是凌相的女儿,也许……也许母后会因为这个放她一马。”沈墨渊似乎极不情愿这样讲出来,但是,终于还是低声道。

张德海不再做声,或许是为沈墨渊添满了酒,我只听见沈墨渊淡淡道一声“好酒”,便不再有任何话语传出了。

就这样,我一直靠在假山后,几乎用尽一生的气力。我知道他就在那一端,看着同样的天空,同样的湖水,闻着同样的花香,回忆着同一段往昔。可是,我却不能见一见他,不能告诉他,我很好。

相关文章
排行榜